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女频小说 -> 江山长卷之三·走飞沙

☆、第五十九章(1/3)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平驿将军因伤病去世,在穆国朝堂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大臣们表面上不满的原因是他罪孽深重,竟然于家中安然逝世,没能罪有应得,恨不得把他拖出来鞭尸。可是实际上上至穆翎帝,下至平驿将军府的老管家,都知道真正的原因并非如此。

    他们恼怒的真正原因是,他们派去将军府暗中监视平驿将军的私军,在平驿将军过世的同一天,被人揪出来杀尽了。那人戴着面具,直接用了孙破的平驿剑,在治安良好的穆兰城杀了百余人,全身而退。

    此人甚至左手有些残疾。

    此人也没有自报门户,只是事后留下了一块腰牌。那块腰牌有人认得,原是平驿将军府女主人的信物。

    可是,按说,平驿将军府是没有女主人的。

    此人在街边目送着平驿将军出殡入葬,便就再也没有踪影了。

    ·

    这消息也同样传回了辰台。

    当时方清平正在陪小皇帝练字,传信的密使进来一说,方清平便问道:“甘怡将军呢?”

    “没有甘怡将军的消息了。”密使道。

    方清平倒早有预料,小皇帝却不懂了,忙问道:“甘将军不回来吗?为何?”

    方清平道:“陛下,人心终究不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话太玄了,小皇帝没听懂。方清平于是细细给他说道。

    窗外卷起秋风,露出年年相似的秋景来。

    ·

    接下来的数年,辰台都在风平浪静中度过了。直至文平九年,辰池出殡,举国丧。燕桥以辰池与燕争帝之约期满为由,出兵辰台。

    燕桥此时在位的这位皇帝争强好胜,以十年前的西亭之败为耻,由原路进攻辰台。他们取道胶迩、龙明,接着再度折戟沉沙。

    阻止他们的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将领。那位将领带着粗糙的面具,率八千精兵奇袭,与燕桥大战于阳东,利用地势,歼尽三万燕军。此战太过经典,史称“护国之战”。那位将领没有留下名姓,被后人称为“阳东将军”。

    护国之战后,那位将领再度失去踪迹。但此后四十年,再无人敢对辰台出兵。

    ——让我们回到文平九年的阳东,护国之战前夜。

    阳东将军——此时她还不叫阳东将军,私底下她使用的名字是“薛里”——正在排兵布阵。

    阳东易攻难守,薛里索性决定主动进攻。但她手上只有八千人,燕桥却有两万七千人。

    她是将军仇端的先锋。仇端暂时离开了中军,亲自来看她列阵。

    列阵完毕,仇端忽然道:“薛里。”

    薛里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向他。她性情冷漠,仇端对此见怪不怪,道:“你在我麾下,也有七八年了。我有时候觉得,你好像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将军。甚至出身比我更好,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

    薛里只用套话回答他道:“将军放心。自投入你麾下的那一刻起,我就只作为薛里活着。从前的事,恩怨好坏都已经抵消,除了杀害了无辜之人的罪孽,旁的都已经与我无关。”

    仇端沉默了一下。这位将军男生女相,原本是很柔和的五官,沉默时却有厚重的威仪。

    薛里问道:“仇将军,你想说什么?”

    仇端只无奈笑道:“你怎么还是这样直愣愣的,以后到了官场……连我都知道,你肯定要得罪人的。”

    这话不知有什么神奇的效用,竟忽然让薛里的态度好了一点。她甚至笑了笑,道:“将军,我可不愿入官场,不愿见到那些人。我甚至不愿回京。”

    仇端若有所思道:“也是……这些年论功行赏,你也一次都没回过京——你果然是有出身的人!”

    薛里:“……”

    薛里自觉露馅。这位仇将军偶尔说话颇为跳脱,让人无端想起一位故人,只是仇将军不及故人那么混蛋,薛里得以又板起脸,道:“将军,你到底想说什么?”

    仇端道:“我是想说……你不必对自己那么严苛。这么多年,我总觉得你是在向……赎罪。”

    薛里面无表情地听着。好像刚刚那一点笑意,只是极北之地忽然绽露的一朵花,转眼就在风刀霜剑之下消逝了。

    她道:“将军不知道我犯过多大的错误,不知道我爱过恨过的都是谁,不知道他们最终都落得了什么样的下场。”

    仇端眼神一动,蛮不在乎道:“不过是一个死字。”

    薛里张开口,欲言又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