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女频小说 -> 和太宰成为朋友后

第20章今天走出大漠了吗(1/3)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西格玛:……

    西格玛冷静地在大脑里回复:我知道了,你可以让开些吗?

    垂落到他脸侧的发丝移开了。

    黑发黑眼的少年安静坐回原地,不动不说话的时候,非常像个逼真的人偶。

    ——半夜起床吓死个人的人偶。

    西格玛抚上自己怦怦直跳的心口,长舒一口气。

    别看他刚才表现得无比镇静,就真以为西格玛淡定如斯。

    实际上,除了能集中精力在脑海里回复那段话以外,西格玛大脑里其余部分全被尖叫鸡占满,一个个q版小人抱头跪地不停“啊啊啊”大叫,直到现在才堪堪停歇。

    ——我只是个平凡角色为什么要遭受这些?

    西格玛想起昨夜帐篷内的对话,不由悲从中来。

    他以后难道只能和这俩家伙一起过了吗?

    虽然是被凭空创造出来的人类,他自认还是个正常人啊!

    起码和这两个人相比!起码和这两个人相比!

    西格玛脑海里不住翻滚如上弹幕,心里泪流成河,表面上还是淡淡的,冷静镇定的模样。

    既然被要求保持安静。西格玛索性不起身,仍躺睡袋里。

    门帘处透出依稀光亮,似乎太阳升起。

    已经早上了啊……

    西格玛恍然,始终飘浮不定的心终于落地。直到此刻,他才有逃出生天的真实感,以及随后泛上来的喜悦。

    被视作奴隶日益劳作的日子当然凄惨痛苦,而随后异能力被发现,待遇上升的那段时光也称不上良好。

    拘禁、监视、束缚与逼迫。

    死亡随时可能到来,枪口无时无刻不指着自己心脏。

    自由与生命,两者都得不到保障的人生,究竟有何意义。

    如果注定要被利用,西格玛更愿意选择坦率道出“交易”二字,将筹码与利益置于天秤两端,给予他虚伪决定权的一方。

    即使只是如镜花水月般幻影的尊重,西格玛也想站在更好的一边。

    ——而且,不管怎么说,都得先走出大漠。

    双发色的男人外表花哨,内心却非常单纯地想。

    一个人走不出去。那跟着这两个准备充分的人,一定能顺利离开吧。

    ……

    …………他错了。

    “我说。”

    西格玛头顶烈日,长长的双色发扎成一股,盘在脑后。

    他杵着登山杖,头戴一顶防晒帽,脚下踩着登山鞋,t恤长裤全是防晒布料,可谓专业至极,全副武装。

    更别提他还背着一个硕大的登山包,鼓鼓囊囊的背包里全是大漠必备的生存物质。

    重要的水与食物充分,药品齐全,可怕荒芜的沙漠似乎也没那么值得担心——所以西格玛究竟在不满什么呢?

    “我、说。”

    西格玛加重音量,用言语表达自己情绪的沉重。

    可他想传达的对象(们)没一个是会听话的。

    “哇!快看涅利克!是蝎子、金蝎子!”这个大呼小叫手舞足蹈的青年叫太宰治。是和西格玛达成协议,承诺会给予他正常社会身份的人。

    那天在帐篷中洞彻明晰仿若谪仙人般的青年究竟是怎么变成眼下这个智障儿童欢乐多,见到什么惊讶什么的怪胎……西格玛不知道,也不想回忆。

    他只是忍耐地回过头,双目无神地望着这些天已经重复无数次的场景。

    蓬松发梢的青年伸长手臂,亮晶晶望着手上被蝎子蜇了一口出现的红点。

    “涅利克~”声音都因为欣喜变得轻飘飘,“我是不是要死掉了~”

    沙漠里的蝎子一般具有毒性,尾刺凶残的品种甚至能达到致死地步。

    蜇太宰治的蝎子因为放手太快没怎么看清,但结合青年所说的“金蝎”以及这人诡异的自杀癖好,和这些天见到毒物就凑上去戳戳碰碰的手贱行为……

    西格玛有种不妙的联想。

    “我有点头晕……”鸢色眼眸的青年声音一下子虚弱,语气却还是亢奋的,甚至越发愉快,“果然是杀人蝎!终于找到了!啊啊,拥有多种神经毒素的混合毒液,一口就能送人上西天……那本书果然没骗我,起效这么迅速,不会痛苦真是太好了……”

    青年脸上浮现出得偿所愿的喜悦,本来无论怎样暴晒都白得晃眼的皮肤通红一片,脸上也红云密布,烫的吓人。

    西格玛脸色也白的吓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