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津岛小姐

第7章 西瓜汁(1/3)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带着凉气的白雾,晶莹的浅红色从指间沾染。

    绿意阴阴,金灿灿的阳光爬上窗棂,散漫的碎在纸上,碎成一片片刺眼的光晕。

    津岛柊时坐在书桌边,洋洋洒洒的在纸上书写着,尖与稿纸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她投入的写着,旁若无人。

    “津岛小姐~”

    “津岛小姐~”

    耳后不停传来懒洋洋的呼唤声,津岛柊时无奈的停下,回过头去。

    不停的发出噪声骚扰着她的正是太宰治,他像是把津岛柊时的洋房当成了临时据点似的,只要一有空就往这里跑。

    太宰治有时会直接打开门进入,一回家就看见他缩在沙发上玩着游戏,放松的样子好像这里是他的家一样,有的时候又会等在门外,即使外面下了大雨。

    雨水沾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他抱着膝盖哆哆嗦嗦的坐在门外的台阶上时,像一只可怜巴巴的猫,津岛柊时叹了一口气,开门放他进入。

    也不是没想过说说他,但是最后出口的还是。

    “下次直接进来,别再门外等。”

    她率先进入,领着湿漉漉的,被雨水淋湿的可怜野猫进了家门。

    说他什么也没有的,猫科就是这样的性子,她最了解不过了,不是吗?毕竟,他是太宰治啊。

    世界上还会有谁,比津岛柊时更加了解太宰治呢?

    或许连他本人,都没有津岛柊时了解他。

    多可悲啊,津岛柊时将放在唇边,撑着下巴微笑。

    这样的存在,和她一体同源,都是妄想。

    她忍不住充满怜爱的看像太宰治。

    “别把西瓜汁滴到床上。”

    津岛柊时看着看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抬高了声音。

    别说,就算她再了解太宰治,太宰治的一些皮到过分的行为她还是接受不了。

    甚至开始努力回忆,原来“太宰治”的生活有这么随意的“不拘小节”吗?

    因为已经到了夏季,空气溽热而湿漉漉的,她不关窗,榻榻米上铺着被褥,早就在被子的上方悬挂起雪白的蚊帐,重重叠叠的层层纱帐,不到夜晚时用两个钩子打开一面。

    太宰治也脱掉了厚重的黑色大衣,只穿着白色的衬衫,松松的解开扣子下,消瘦的锁骨在绷带下若隐若现。

    暖炉早在春天的时候,太宰治就帮她抬到了一楼,现下撑着一张木头的矮脚桌子,太宰治就盘腿坐在床褥上,撑着胳膊吃西瓜。

    西瓜是编辑送来的,用井水浸过,散发凉气,在夏天是再好不过的消暑圣品。

    津岛柊时本想切开,太宰治却非要用棒球棍砸开,说是在电视上看过,这样才有夏天的感觉,算了算了,都随他吧,反正自己又不吃,津岛柊时看着他兴致勃勃的洗干净棒球棍。

    西瓜是在庭院里被砸开的,淡红的西瓜汁喷溅到太宰治的脸上,他兴致高昂的扭过身体,笑的灿烂。

    “津岛小姐,我刚才挥的那一棍怎么样?”太宰治将搭在嘴边,大声道。

    夏天,阳光,西瓜,白衬衫。

    津岛柊时也起了兴致,学着他将搭在嘴边,大声,

    “不错,本垒打,可以进甲子园了哦!”

    太宰治捧起被打的稀烂的瓜,用沾了一点。

    “好甜哦。”

    对于他将西瓜搬到二楼,坐在她的床上吃西瓜,这一点,津岛柊时都当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看到算了,没想到他还锲而不舍的发出噪音。

    “津岛小姐~”

    明明告诉过太宰治别再她写作的时候打扰她的吧?津岛柊时捏捏鼻梁,无奈的回过头。

    “又干什么?”

    “如果你没有一个恰当的理由解释你为什么打扰我,我会赶你走哦。”

    太宰治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天真无辜的神态,“谁叫津岛小姐你都不理我嘛。”

    他里还捏着一块西瓜,“理理我嘛理理我嘛~没有人说话我快要寂寞的死掉了。”

    眼见西瓜汁即将滴在床上,津岛柊时捏紧钢,笑容的弧度不变,“那不是正好吗?”

    “津岛小姐你太无情了!”太宰治大声做出控诉,随着身体前倾,西瓜汁就顺着腕淌下,沾湿了袖口。

    “啊,不好不好,要滴下来了!”

    太宰治立刻将举高,举过额头,淡红色的液体随着骨节分明的指节流淌,滴下,滴在他瓷白的下巴上,顺着小巧的下巴,骨感的喉结,消瘦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