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关于我的丑照被印在钞票上这件事

第22章 第 22 章(1/3)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去拘留所找警察保释这两个人并不难。

    我并没有把自己变成女性的拟态,这对我办事并不利,或者说,只要是女子,在这个时代总是要被人多看轻几分的。我要这件事尽快解决,可没有心情在警察署和那些蠢人多磨蹭。

    拘留所就在警察署的旁边,就在沿河畔不远的地方,附近栽种了一排柳树,倒是好认的很。我进门后一路用钱开路,没用多少力气就从那些警察的嘴里撬出来了违反禁刀令的话,是要拘留24小时的。

    我使了点钱,管拘留所的几个警察就满口答应放我的“朋友们”出来。

    他们要我在原地等一会儿,我自然是不可能让蜜璃和杏寿郎发现是我保释的他们出来,趁他们一时不察,将管茶水间的几个警察给催眠了,自己则悠悠哉哉地坐在茶水间里面,从里面被漆成红色的木格窗里看外面的景象。

    这个视角,我能看到外面,但外面看不到里面,可谓是摸鱼的好地方。

    原来这个时代的警察也深谙摸鱼之精髓啊,上班摸鱼果然是好明,全世界人民都无师自通的技能!

    我伸出几条血管,扎到睡得香甜的警察身上喝点综合果蔬饮料,直到看到蜜璃和杏寿郎被放出来,我才心满意足地收回来。

    这点血要不了他们怎么样的,最多就是越睡越冷而已。

    蜜璃还以为鬼杀队别的队友保释的他们,眼圈上还挂着泪花,很担心地追问杏寿郎是不是被主公知道了、主公会不会对她印象很差,那可怜又可爱的样子可把我给乐坏了,我知道自己不该笑,但是她哭起来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光是看着她哭,就够我愉悦的了。

    好在杏寿郎也是实诚孩子,被蜜璃这么一问,他也反应过来自己被提早放出来,肯定是有人相助。

    “人刚刚还在这里呢,一转眼就没了?”门口的警察一脸懵逼,可他们也是没耐心惯了的主,左看右看找不到人,就开始赶人了:“算了算了,有人让你们走也是好事,没事就赶紧滚蛋吧!”

    我坐在茶水间里,感受着属于他们二人的常呼吸消失渐渐在附近,这才打开窗户,想要跳窗出去。

    打开窗户的我愣了:淦!怎么外面就是河!

    可能这就是坑人的报应吧。

    我使出了火车侠站在火车上张开双臂也不会被风吹掉的绝技,呈90°垂直状,轻盈地溜过墙壁,幼猫似的落到河边的栏杆上,姿态极为柔软。

    这番神一般的走位简直可以把牛顿气地在棺材里仰卧起坐。

    我跳下栏杆,整整衣摆,刚想溜之大吉,就听到警察署门口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声音。

    哇哦,又有热闹可以看了吗。

    我抬头望过去,越来越多的杂乱呼吸朝这片小小的地方聚集过来。

    那是一群不能加彪形的大汉,身材良莠不齐吧,好多还没我高,一看就是街上地痞流氓混混之类收保护费为生的黑涩会。他们大多都是空着,还有的拿了几根木棍,看起来非常不专业,还不如我在《浪客剑心》里的看到的靠谱。

    我饶有兴致地走过去,在人群外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这些人穿的都很有个性,看起来一股以前浪人的味道,什么撕胸上衣啦、扯了浴衣露出一整个胸膛啦,学西洋人只穿个背心啦,什么都有。

    那些人的呼叫声是关西腔+弹舌音的结合体,一听就是老京都人了,口音重的我得去仔细分辨他们说的是什么。

    “那是xxxx老板的下的妓女!”

    “把人交回来!”

    “快点!不然有你小子好看!”

    只要有人喊一句,后面聚集的人就跟着嗷呜哟嚯地叫起来,知道的是黑涩会搞事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猩猩游街。

    我一头雾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赶忙拉了附近同样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这是咋回事啊?怎么突然喊打喊杀的?”

    被我问的那个年大叔多见不怪地摆摆:“哎呀,就是几个妓女想要自由歇业,这不就败了他们游廓老板的生意了嘛?一个两个都申请,这不就乱了套了,何况救世军多管闲事,把办事处开到花街附近,简直就是在抽那些游廓老板的耳刮子。眼下,救世军的人送那几个妓女来警察署提交歇业申请,那些老板们叫了人,要给这个救世军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点下马威。”

    信息量好大,我得缓缓。

    “自由歇业?现在花街的妓女也能自由歇业了?”我不解地问道。

    大叔揶揄地瞧了我一眼,笑容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