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关于我的丑照被印在钞票上这件事

第18章 第 18 章(1/3)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感受到了百合子颤抖的身体,我暗地里悄悄加重了血鬼术的强度,确保公馆里的人不会醒来,一边拍拍摁住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怕,她进不来。”因为有更高级的鬼在释放血鬼术。

    虽然说高阶鬼不主动暴露,低阶鬼也感应不到我们的存在,但是自己有没有进别人的血鬼石的施法范围,这还是有感觉的。

    百合子经历过家族巨变、投身复仇大业以后也算半个狠人了,她心里虽然害怕,但考虑的还是有关大局的事情。而不是像普通乙游女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呆若木鸡等男主来救。

    她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平复下来:“仆人不会听到吗?”

    “刚刚让他们睡了。”我说。

    她点头,眼神依然像涂了胶水一般,紧盯着窗外的事态发展。

    杏寿郎也注意到了公馆这边,凭借着多年的杀鬼经验,他显然是把百合子与我当作普通的无聊吃瓜群众:“请您们不要往这里看!紧闭门窗!”

    百合子扭头。

    我风雨不动安如山:“莫慌,看就完事,她进不来。”

    蜜璃自己就是女孩子,对于这样场面,她说不出狠心的话,但是又很能理解她的想法。蜜璃含着泪花儿,眼圈还红着,还要硬着心肠对她说:“可是您明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女孩子就应该漂漂亮亮的,可您看看她的样子!”蜜璃哽咽地大声说:“她现在这样子,是不正常的啊!”

    小春根本不明白下面的人在说什么,可她发现自己哭声却没有引起妈妈的注意以后,她急了,为了引起妈妈的关注,她从上面跳下来,再次向着蜜璃发起了攻击。

    杏寿郎趁小桃愣神的那一刻,再次抽刀出鞘,火焰般的刀锋划过空气如轮转,从后侧面迎击。

    如果没有意外,此刀一出,非死即伤。

    “果然还是个孩子。”我叹气,“快结束了。”

    就在此时,蜜璃鼓起勇气:“让我来吧!炼狱先生!”

    她的声音还带着刚哭过的潮气,明明话是对着杏寿郎说的,视线却落在小桃身上:“她是个女孩子,死的时候可不能被烧的面目全非啊!”

    杏寿郎知道自己应该多给年轻人会,他与自己的继子视线对接之间就完成了主攻的交接,默契不言而喻。

    相比于正统的炎之呼吸,蜜璃的自创的呼吸法结合了自身的特点,要来的更柔软、防御性要更强。

    她的身形轻盈如猫,灵巧地避开了小春的攻击,敛步、侧身,用力一甩刀刃,粉色的刀锋如流水割开清风,以一条几乎无法逃避的轨迹斩向眼前的幼鬼!

    “恋之呼吸·二之型!”

    “懊恼逡巡之恋!”

    小春纵使身法灵活,但毕竟是没有血鬼术的普通鬼,还是被割伤了好几条口子,暗红粘稠的鬼血从她破损的眼球里流出来,每多一条伤痕,她的惨叫就愈加凄厉一分。

    幼小的鬼终究还是倒在了地上。

    小桃以握拳,塞进嘴里,堵住了她撕心裂肺的低泣。

    她其实都知道的,鬼食人,根本不可能阻止,可她看着小春还有一点点意识,还懂得叫自己“妈妈”,她就没法对她狠下心肠。

    百合子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小桃浑身颤抖,凌乱的和服里面早就被冷汗打湿,被夜风一吹,她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了一样,抖得更厉害,颤颤巍巍地爬向了那滩早已不成人形的肉块。

    “小春啊,不怕啊,不怕妈妈在这里!在这里呢!”她说着,几乎话不成句,但还是勉强把语句连缀了起来,似乎想要像平常一样,抚慰眼前的孩子。

    “妈妈给你唱歌,唱歌”她的居然在极力的压抑下收住了泪意,真的开始唱起来了。

    “虫,虫,萤火虫来了,那边的水很苦吧,这边的水很甜吧虫,虫,萤火虫来了,来到山路上,看那柔柔的光来了,来了,来了”

    她的声音越唱越清晰,在夜晚的京都上空哀哀地回旋着,而小春的身体也在晚风渐渐化为了灰烬,正如童谣里的萤火虫,消失在漆黑的夜里。

    滴答。

    百合子深吸一口气,像是铺垫许久:“这就是那个故事的结局吗?”

    下半段故事我还没来得及讲给她听,不过美好的结局各有各的美好,而悲惨的结局却千篇一律,加上我之前告诉她的、似乎与故事无关的鬼的铺垫,怎么也能想得出来。

    我沉默了。

    这是真的超出我的预计,我也不知道他们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