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关于我的丑照被印在钞票上这件事

第15章 第 15 章(1/3)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吐完了胃里的存货以后以后,我又不争气地饿了。

    我回头看了看后面的几个货,很是意动要不要把他们作为加餐的食材?

    可是我也不太能确定他们是不是好人。

    要是我可以进入梦境就好了。

    刚这么想着,背上就传来一点微弱的动静。我连忙摘下套,看到背上的嘴张开,一张一合的样子像极了游戏里标着了红点的按钮,就等着我去点。

    这是提示我可以一试?

    我抬起,打算顺着身体的提示去操纵血鬼术,忽然想起魇梦的梦境之绳是特制的,而自从我来却从来没见过这东西。

    我心下疑惑,可身体的反应永远比我的思绪要快得多。

    全身四肢各处传来了一阵又麻又痒的感觉,好像皮肉里有蛊虫在流动,我皱了皱眉,刚想去揉搓一下散发出这奇怪感觉的地方,却发现不过是隔靴搔痒,毫无用处。

    就在我迟疑的时候,左腕处的麻痒如涨潮般堆积到了顶峰,当即穿透了我的皮肤,如烟花一般从我的腕喷射而出。

    这是!

    我心的震惊几乎不能用言语来细说。

    那是几条泛着暗红色泽的血管,每一条都有动脉粗细,此时此刻还在缓缓从我的腕里慢慢爬出,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嘶嘶地在空游移,自动地寻找着猎物。

    我当即没厥过去,这就是鳄鱼老师心里有但没敢画出来的剧情吗?

    好家伙,鳄鱼,不愧是你,不负jo厨之名,这场面像极了acdc用血管灌注火焰,使一火之流法甩地虎虎生风风驰电掣掣糊二乔一脸的剧情!

    我明白了,根本就是鳄鱼懒得给我想人设和血鬼术,干脆就把我的技能随便草草了事,走马灯也删了!我说怎么连那两个自称十二鬼月的冒牌货的血鬼术都比我来的精细,一个踢皮球一个学一方大爷玩矢量,合着这是想了但又怕被偶像荒木起诉抄袭,干脆就给我一整个删去了吗?

    也是,连老板都是一个屑法,员工的技能再像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我心里疯狂吐槽,要是我能苟到现代,我绝对要夜访鳄鱼家,问问她为什么不给我画人设和走马灯,害得我人设不健全,就差一句“这一切全都要靠同学们的探索”了。

    几条血管顺着人味儿一路毫无障碍地游到这几人的腕处,盘绕几圈后微微抬头,像是在为接下来的动作蓄力。

    果不其然,它们就像是有灵性一样,高高弓起的前端如针头般,狠狠地扎进了这几人的腕!

    温暖的液体绵延不绝地向我输送而来。

    我的眼前恍惚了一下,就在那一瞬间,我的眼前如胶卷般飞速闪过几人的梦境的生平,记忆模糊的我连看都未看清便已翻篇,印象深刻的记忆则会稍稍放缓,如开了倍速的视频在我眼前上演。

    但大部分的记忆,于我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或者说他们的人生就如同他们这个人一样,从内到外都烂透了,完全没法让我提起一丝一毫的阅读兴。

    直到一个人影在我眼前闪过。

    我愣了一下。

    ·

    小桃在被那个落魄华族少爷赎买回家之前,已经很久没有被人叫过自己这个本名了。

    在花街,她的名字是吹雪,一个不太会被客人点起的名字。

    小时候,她被妈妈卖掉的时候,还是很玉雪可爱的一个孩子。可随着年岁渐渐长大,少女的精致的眉眼却像是被融化开的糖块一样,失去了曾经的美丽,沦为花街里等的货色。

    再加上她似乎天生就没生出讨好客人的那根神经,一到陪客的时候就支支吾吾,没法做出姐妹们那样娴熟而又带着一点点个人特色接待流程,便渐渐流于俗套,成了下层的游女。

    每当吹雪透过光影浮游的张见世里望出去的时候,总是看不到花街的头。这里的房顶一个挨一个,就像鳞次栉比的鸟笼,束缚了一个又一个纯洁的灵魂,无法展翅,无法飞翔。

    这话不是她说的,而是上一任被商人赎买回家做妾的花魁哀叶说的,

    彼时她还小,还留在花魁身边做侍奉的“秃”,有会接触到最上等的客人和最上等的事物,也完整地见证了一代花魁的冉冉升起,与她的迅速落下。

    后来,她从别的客人那里听说,哀叶死了。

    死于难产。

    作为游女,她没有死于那些让许多女人噩梦缠身的病,没有被客人凌虐而死,她获得了所有囚鸟最向往获得东西,自由。

    那时候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