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关于我的丑照被印在钞票上这件事

第12章 第 12 章(1/3)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还得了?

    我这已经不是伤口的问题了,是我根本不存在这种东西。

    我赶紧制止他:“不、不用了,我没有受伤”

    大敌当前,我的脑细胞全都被调动起来,思考怎么才能脱困。

    如果我遮遮掩掩,反而说不定会适得其反,引起杏寿郎的怀疑。毕竟没有人能比猎鬼人更懂一个鬼是怎样的,时间拖久了,场面只会往我不利的方倒去。与其如此,还不如干脆地把脸露出来,和他说几句话再分别,就像老板那样。

    等等,住脑,不能想他,这家伙一出场就遇上了嗅觉堪比警犬的炭治郎,太晦气了,我应该多拿苟的比较好的人来想才对。

    可是,谁啊,谁苟的好?蓝染吗?

    我放下了缀着蕾丝花边的袖子,轻轻沾了沾脸上的泪珠,尽量让自己控制好情绪,慢慢地往上抬起脸,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半点泪珠,一眨眼,掉下来。

    我这么一抬头,就知道搞砸了。

    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盯着我看,也不说话。

    完了,他肯定是发现我是鬼了。

    我试探着伸出,在他面前晃了晃,金红发色的少年这才反应过来,往后退了一步,右无意识地抚上刀柄,想要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他环顾左右,因着今日下雨,路上的行人都没有多少,看起来好像很忌惮后面想说的内容。真是没想到,漫画里心直口快的大哥居然也有卡词的时候,他是不想在街上直接宣布我是鬼的身份,从而引起警察注意吗?

    是了,一定是这样。

    毕竟他带着刀,路上还有人,不远处就是曲巷弯折的地形,只要我够苟,绝对会引出很大的骚乱,他也有可能因为引出警察,而被误认为是持刀行凶的刽子。

    好险恶的用心!

    我在心里疯狂谴责他这种行为,可演戏还是得演全套,在被拆穿前我说什么也不能露馅。

    我用后背撑着路灯的杆子,状似艰难地站了起来:“这不能怪您,是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我没有受伤,您也是无心之举。您刚刚那么匆忙,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我可以理解的。”

    我这么一说,脑壳比较浅的杏寿郎立刻被我拽着转移了话题:“哦!是的!我刚刚确实在找人!”

    “您刚才有没有见到一个穿着和服的女孩子?那孩子比你矮一点,圆脸,穿一件浅粉色的小袖,怀里还抱着一个蒙着黑布的东西!”

    杏寿郎大概比划了一下:“是会动的!看起来有可能是活物的东西!”

    我哪里认识,天天呆在房间里我谁也看不见。再说了,我这才来几天啊,除去邻居,认识的人用一只都能数过来——

    等等

    不会吧?

    我忽然想起了之前那个带着肉块鬼的“小春”的少女。

    不会就是她吧?

    可我还是直接干脆利落地摇了头,开玩笑,猎鬼人找人打听消息肯定是找鬼,除非特别情况,我才不会随便出卖鬼的信息,站一个阵营就要有站一个阵营的亚子,全死了对我只会是唇寒齿亡。

    更何况还是我认识的,她都那么拼尽全力想要和自己的孩子活下来了,我也不好就这么摧毁人家的愿望。

    “这孩子是你的亲戚吗?为什么要找她啊?”我明知故问。

    杏寿郎迟疑着,刚要说话,天上又开始飘雨了。

    我顺势把上的伞打起来,出于礼貌,分了他一半的伞。杏寿郎似乎不能接受的样子,当场就往后退了一步,站在飘摇的小雨里。

    我又把伞往前递了递,他又往后退,:“您不需要给我打伞!我没有事的!”

    哦,那就不给打了,我也不太想跟日后会杀我的人共享一把伞,刚刚只不过是做人基本的礼节问题。

    好消息是从他现在的反应来看,他似乎并非是针对我,也就是还没发现我是鬼。

    尽管如此,我还是尽量不要露出破绽,遵从我现在的人设,扮演一个普普通通除了柔弱与写字一无是处的16岁少女好了。

    “不是!我是来专门来找她的!”杏寿郎震声:“因为她的孩子是鬼!”

    “我的鎹鸦告诉我,有一个在京都郊区地带活跃的鬼,吃了许多人!我是特意来杀它的!”

    我完全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把话告诉了我,甚至丝毫不加以掩饰,简直就好像笃定我是好人,不会说出去一样。

    “食人鬼?”我装作很害怕的样子:“京都还有食人鬼?就在刚刚从我前面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