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关于我的丑照被印在钞票上这件事

第10章 第 10 章(1/2)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六壁坂,这种妖怪出自《jojo的奇妙冒险》番外篇,是一种只留下子孙为目的的妖怪』。

    简单来说,就是碰瓷ta心仪的人选,在伤口处疯狂喷血,让那人沉浸在“我居然杀人了”的愧疚。同时,他们还会释放出一种信息素,让人逐渐爱上他们,将他们一辈子养着,并且与之发生不可描述的关系,将自己的dna刻在下一代身上,然后再去祸害其他人

    可以想见,这种妖怪有多么不要脸。

    连我一个鬼都要付出自己的劳动来赚钱,这个小碧池居然想白嫖!

    她在想屁吃吗?

    我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此刻的愤怒!我自己都快养不起自己了,她居然还想让我来养?我们老板除了出点血就再也没有发过工资,连十二鬼月都是自给自足,蕨姬都要靠卖身钱过活,你丫的居然想白嫖?

    不可原谅!

    “。”

    “二。”

    “一。”

    许是我想把这小碧池从阴间夹出来的愤怒过于强烈,以理子和我为心往周围扩散开来的大片血如倒带一般,沿着泼洒出来的轨迹,迅速地收回到了她的体内。

    她的脖子上干干净净的,就好像刚刚只是我的一场错觉。

    理子醒了。

    她一睁开眼,便对上了我完全鬼化的脸,瞳孔一震,当即就张开了嘴——

    想尖叫把人引过来?

    没门!

    我五指握拳,在她还没有发出第一个“a”的音节之前,便像铁球一般强硬地塞进了她的嘴里。

    这里大家不要为我担心,要多为她担心。

    毕竟我的皮肤,坚硬得连普通鬼杀队队员用日轮刀都斩不断,更何况人类那柔软而又脆弱的口腔?

    在察觉到她有咬下去的意图时,我就提前在心里冷笑起来。

    理子小兽般噫噫呜呜地从喉咙里挤出了哭声,可碍于我堵着她的嘴,她甚至叫不出来,只能发出一些短促的音节。

    她美丽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哀伤地看着我,好像在恳求我放过她一样。

    我眼睛微眯,歪过头,语气里还有几分如孩童似的天真无邪:“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理子一愣,好像认定她上当了,单薄的身子一抖,在我怀里剧烈地挣扎起来。可直到这时,她才明白,之前我把她从床下拉出来的动作简直可以称得上“温柔”二字。

    魇梦看似是风一吹都能刮倒的柔弱青年,但是真相并非如此。

    在他苍白的脸色和清瘦的身形下掩藏的,是鬼被特殊强化后的一身肌肉,足以让我能够拥有数倍于野兽的咬合力,以及能够一击便轻而易举穿过数个人胸腹的力道。

    在那田蜘蛛山副本,我那看起来不满十岁的同事累,随便踹出的一脚甚至能够把炭治郎踢到肋骨折断内脏出血的地步。

    毫不夸张的说,但凡炭治郎是一个路人甲,他根本没有第二次爬起来的可能。

    理子终于知道怕了。

    一向以愚弄他人为生的妖怪,第一次品尝到了恐惧的滋味。

    她的挣扎越来越微弱,直到彻底放弃这一无用的举动。

    “这才是我的乖孩子。”

    我满意地笑了。

    “那么,现在让我们聊聊我被你碰瓷后的封口费和精神损失费吧。”

    她不知道,后面才是地狱。

    在欠款1000円』与欠款500円+给我当工具人10年』,理子选择了后者。

    我摸了摸她柔软温暖的头:“不错,我喜欢聪明人。”

    在这个日本还没有发动二战、遭遇泡沫经济的时代,日元的购买力可是很强的。如果理子选择欠我1000円,那就相当于在还没有成人之前,就已经欠下了我将近一公斤重的黄金

    但是,无论选择哪个,都代表她至少在十年之内都“嫁不出去”了。

    也就是说,她必须要压抑妖怪的本性,给我当十年洗脚婢。

    我叫她往东她不许往西,我要她给我端茶她不许倒水,我要吃夜宵她就得给我打掩护。如果有穿着鲜亮色彩花纹羽织、背后写了灭字黑色制服的带刀人问起我的身份,或者有没有异于常人的行为,她要回答我是一个平平无奇除了会写点字一无是处的善良守序公民。

    并且要在他们离去之后,就向警察举报他们无视禁刀令,公然带刀上街,简直就是胆大包天丧心病狂不可救药其心可诛,赶紧把这种人抓紧去拘留15天,让他们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