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失婚了

第21章渣男本性(1/2)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易遥其实并没有要收拾的东西,但她还是提前三十分钟到了公寓。

    因为长期无人居住,所以地板和桌面都落了一层灰,玄关处拖鞋摆放的位置和那天早上离开时一模一样,可以断定,傅斯年这半个多月的时间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原来他真的这么讨厌自己,讨厌这个家,易遥再一次清醒的认识到了自己的可笑和自作多情。

    进屋之后,易遥又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还是将自己的东西收一收。

    傅斯年也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十分钟,不过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律师和丁远。

    大门没有关严实,傅斯年站在门外拧了拧眉,随即抬手推开——

    满室灰尘的客厅映入眼帘。

    这种感觉很奇怪,傅斯年心底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别扭。

    他这人有一点儿轻微的洁癖,要是寻常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不会抬腿的,但今天却顾不得这么多了,率先进了屋。

    要打包的东西太多,既然已经决定收拾,易遥干脆直接给搬家公司打了一个电话。

    “你在做什么?”傅斯年在书房找到她的时候,发现她正在往书柜上贴便利贴。

    “嗯?”易遥没听到脚步声,转头才发现傅斯年已经站在了门口,她将手中的书放回去,看向他的眼眸平静,语气也淡淡的:“收拾东西。”

    傅斯年拧了拧眉,没发表意见,低头看了下时间:“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易遥爽快一笑,“行啊,就在这里聊吧,椅子我刚擦过的。”

    傅斯年觉得她这话隐隐有刺。

    他没坐,易遥也没有勉强,自己坐下,“说吧。”

    傅斯年抬手示意了一下,律师和丁远出现在门口。

    易遥怔了一下,偏头看向傅斯年:“这是?”

    “有份文件,你先看一下。”傅斯年伸手将那份股份转让协议拿了递给易遥。

    易遥狐疑着接过,没有翻开之前还以为是傅斯年给她的补偿,但很快,她便再次认识到了自己的天真。

    协议的第一页就交代清楚了转让人、转让条件以及时间等关键信息,易遥很快就明白了傅斯年坚持找她的目的是什么,她没有再往后翻,将文件夹合上推给傅斯年,视线滑出去在律师身上停留一瞬又转到了傅斯年身上,“你没有提前通知我带律师过来。”

    傅斯年皱眉,还没有开口说话,易遥就道:“你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就是因为这个?”

    她又不是傻子,傅氏的股份有多重要她不是不清楚,而且傅斯年这么着急,可以断定傅老给的股份应该也不少。

    “不过,今天我没有带律师过来,你看我是现在打电话叫他过来,还是咱们改天再聊?”

    “你先别急。”傅斯年示意律师先退下,“你的意思是这个股份你是要的?”

    易遥故作不解:“白给的,为什么不要?”

    傅斯年没办法反驳,“转让给我,什么条件?”

    易遥在心里小小的失望了一下,他在自己这里果然只会公事公办,既然这样,她开口:“那我现在打电话给我的律师?”

    傅斯年试图从她脸上、眼睛里看出点儿其他的东西,可除了客气并没有其他情绪。

    殊不知易遥放在书桌底下,那只被挡住的手指甲都已经嵌进了掌心,只有极致的疼痛才能让她保持冷静。

    电话打出去之后,律师那边表示赶过来要二十分钟,易遥平静的告诉他:“后天我可能就要离开a市,如果你赶时间,咱们可以约下一次。”

    “就今天吧。”傅斯年眼眸暗了暗,在书桌前的椅子上落座。

    这个书房是易遥的,他这三年从来没有踏足过,现在才发现易遥原来将这里布置的非常温馨。

    落地窗前有一盆因为失水而枯萎的绿植,还有一个已经空了的鱼缸;进门的隔断之后是一个小小的会客空间,茶桌上摆着茶具和咖啡壶;整面墙的书架,上面大都是金融类的书籍;而面前的书桌上还有一张描了一半已经落灰的素描纸,上面画着几条金鱼。

    “你什么时候还养鱼了?”傅斯年问。

    “一直。”易遥笑了一下。

    前几年,养宠物不知怎么地突然成了潮流,那时候有好多人都在云养猫、云养狗,所以刚和傅斯年结婚的时候她也提过想养一只猫,只是被拒绝了。

    “我记得你当时说自己对猫毛过敏,所以后来就养了几条金鱼,不过金鱼比较难养,几个月之后就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