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失婚了

第4章各方反应(1/2)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颜子清是上个星期就回来的,回来之前她只和傅斯年联系过。

    这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傅斯年也带着她一起出去聚过,都是她出国之前一个圈子里的,和易遥没有什么交集,圈子里那些人也都清楚这两人之间的过往,自然没有人多嘴说不该说的事情。

    所以不仅易遥被蒙在鼓里,颜子清也不曾知道他已经结婚一事,若不是昨晚——

    颜子清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立场和他提这些事,她低着头,心不在焉的用勺子搅着粥碗,但还是不甘心:“斯年哥,你什么时候结婚的?”

    傅斯年顿了一下,声音没有任何的起伏和波澜,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三年前。”

    三年前,傅老爷子住院,一夜就下了两个病危通知书,他最后的愿望就是希望看到傅斯年能够有个家,为了爷爷,他妥协了。

    颜子清咬唇,心里并不好受,也没什么胃口,只吃了几口就停下了,抬头看他:“斯年哥,你先回去休息吧。”

    多余的话没有说,也不必说。

    傅斯年自然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但现在并不是解释的好时机,所以并没有强行解释,起身拿起外套:“那我先走了。”

    颜子清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失神。

    忍不住想她是不是不应该回来,但她又看得出来这几天傅斯年对她的态度并不是无动于衷。

    她不想自己成为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也不耻那样的行为,但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地下停车场。

    丁远早已经等在这里,见傅斯年下来立马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一夜未睡,傅斯年的精神看上去有些颓,身上的衣服已经皱得不成样子,过长的头发塌下来遮住了眉眼,上车后就开始闭目养神。

    丁远悄悄往后看了一眼,示意司机将香薰打开。

    闻着熟悉的味道,傅斯年的神经并没有放松,眉心反而拧得越紧了。

    “这东西以后不要放车上了。”

    这话猝不及防,还带着莫名的怒气,把司机吓得立马关了车内的香氛系统。

    丁远有些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这香薰有安神作用,是易遥得知他睡眠困难后特意为他调的,香味清淡,这几年一直用着,效果也不错。

    昨晚的事情他也在场,所以大概知道傅斯年态度转变这么大的原因是什么,只是难免替易遥不值得,毕竟这些年她的付出傅斯年虽然没有感觉到,但是他身边的人都看在眼里。

    只是更让丁远没想到的是傅斯年接下来的话:“联系刘律师去我办公室一趟。”

    刘律是当初傅斯年和易遥签订婚前协议时特意聘请的,现在叫他过来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丁远顿了一下,应道:“好的,傅总。”

    **

    易家。

    哭完之后易遥的眼睛又红了一圈,而且肿得厉害,沈琳心疼的不行:“妈妈去给你煮个鸡蛋,咱们敷一下,不然眼睛会疼的。”

    易遥点头,“谢谢妈妈。”

    哭过之后心里的那股郁气散了不少,等她心情平复的差不多了,易峥才开口,“要不要和爸爸谈一谈?”

    “爸,您看不出来我现在很难过吗?”易遥撇嘴,抱怨道:“哥哥都已经训过我了,您都不知道心疼我一下的啊。”

    说着她挪到了易峥身边,挽着他的胳膊,“我都快难过死了。”

    “你哥训你啦?”易峥摸摸她的头,自然是心疼她的,况且刚刚易焱也没提这茬,“那他没和我说这个。”

    易焱压根不知道他的那点儿小把戏已经暴露,正遭受着来自亲妹和亲爸的吐槽。

    “我刚上车他就训我,说我活该。”易遥撇嘴,添油加醋的“诋毁”易焱。

    “你是活该,我倒是觉得你哥说的没错。”沈琳从厨房出来正好听到她这话,心疼她是真的心疼,但她也不是那种无脑宠溺孩子的母亲,该严厉的时候甚至比易峥都可怕。

    易遥落得现在这个下场说一句咎由自取确实不为过,当初结婚的时候,多少人劝她不要那么固执,她都不听,非要嫁。

    当年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傅斯年被一个女人伤了心,好几年都过得清心寡欲,人人都赞他一句痴情,可人越是痴情就越是薄情,况且傅斯年这人也不是谁都能制服的。

    身为傅家长孙,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天子骄子,不说呼风唤雨,就是挫折都不曾遇过,却一朝栽在一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