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失婚了

第2章见面无言(1/4)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颜子清回来了。

    易遥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月色皎洁,沉静地洒在孤寂的阳台上,晚风卷来,掠过人工湖,带来了一阵清凉。

    她靠在栏杆的边缘,眼神空洞,眺望着城市的夜景。

    偌大的房间静的可怕,夜风拂过,发丝被轻轻扬起。

    手机电量耗尽,发出“嘟”的一声,随即自动关机,易遥垂眸看了一眼,没管。

    反正那么多来电中都没有傅斯年,甚至连一条信息都没有。

    以前,傅斯年在忙的时候易遥就忍不住胡思乱想,公司的事情就有那么忙,忙到连和她说一声都没时间吗?

    所以这三年的时间里她已经习惯了等待,只要在家,总会为那个晚归的人留一盏灯。

    可直到现在她才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不值得,甚至她的执着或许还在无形之中成为了那个人的心理负担。

    因为他根本不需要。

    可能她的爱于他而言是枷锁,是束缚,所以他现在终于要去追寻自己的自由了。

    晚宴上的一幕幕不停地在眼前变换着出现,易遥感觉自己像一只搁浅的鱼,呼吸困难。

    傅斯年对颜子清的各种维护全化成了一把把剜心椎,将她刺得鲜血淋漓。

    在血色模糊之中,她终于看清了那个男人的冷漠,她以为自己能够将人焐热的,到头来却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自作多情。

    客厅里的落地钟一到整点就报时,易遥听到钟声敲了三下。

    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凌晨的风带着一丝寒气入体,她茫然的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结束了。

    最后一声钟声落下,她转身进了屋。

    先到书房给手机充上了电,但没开机,又转身去外面将门反锁,然后才进了卧室洗澡睡觉。

    临睡前她突然想起之前在一个情感博主的评论下看到的一句话:头上都长成呼伦贝尔大草原了,还自己浇水呢?

    当初她看那个故事的时候还真情实感的同情过女主,现在同样的事情轮到自己头上了,易遥很明确的知道她不想让喜羊羊在她头顶找妈妈。

    她的性格也做不到隐忍。

    离婚是肯定的,她首先应该联系一个律师。

    脑子有些混沌,最后模模糊糊的睡过去了。

    **

    凌晨六点。

    床上的人小幅度的动了一下,随即一只胳膊从被子中伸出来,遮住了眼睛,挡住了清晨的光。

    发生那么多事情以后,再睡主卧易遥会觉得很膈应,所以明知道客卧的窗帘遮光性一般她还是过来了。

    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但至少不会让自己看起来特别狼狈。

    昨晚的事情其实她一直在逃避,更准确的说是这三年她都一直在自欺欺人,如今,被迫揭开了真相,也是时候该面对了。

    易遥醒来之后习惯性的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起身。

    按部就班的洗漱、收拾,弄好之后也才不到七点,想了想她先去书房拿了手机。

    昨晚的宴会是业内挺有名的一位老师办的慈善晚宴,到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易遥不担心昨晚的事情被当成八卦传出去,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关心她的人。

    因为不想被当成可怜虫让人安慰,所以昨晚她没接任何人的电话,也没回任何消息,只在群里打了一声招呼就消失了。

    一夜过去,她现在才有勇气去面对他们。

    只是易遥没想到因为未接来电和未接短信太多,开机后直接就卡在那里了。

    她是有些头疼的点着屏幕,却不料直接接通了最新的一通电话。

    看着屏幕上的老公二字,易遥觉得无比的讽刺,愣了好一会儿,直到话筒里传来声音她才注意到已经接通好几十秒了。

    隔着话筒,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面男人的声音沙哑又疲惫,心还是不可抑制的疼了一下。

    “星星,你在听吗?”

    那边估计是一直得不到她的回复,听起来好像还有一些焦急。

    易遥抿了抿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无波无澜,“什么事?”

    桌子上的手紧扣着,就是为了避免泄露自己的真实情绪,她现在不能输!

    相比较之前小心隐隐的娇憨语气,这三个字有些过于冷淡了。

    傅斯年惊讶于自己竟然听出了这样细微的不同,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