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女频小说 -> 叶归音社

第25章传媒学校(1/2)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咳咳咳,今天,又是一个月圆夜,听我讲故事的人们也变的越来越少,反而询问我稀奇古怪的越来越多。”

    大儿在空旷的草地上,坐在木头搭建的高台上,对着自己的高科技简单用串联竹筒做成的扩音器讲着心情。

    “声音,应该是最柔软最完美的灵魂诠释,不迷茫,不悲鸣,不急不躁,让听者有一种舒服感。”

    “故事的意义在表达一种情绪,这种情绪可以是正面情绪也可以是负面情绪,这都和入戏入境有很大的关系。”

    大儿喝下一口清水,继续像老道一般的讲着何为播音。

    “播有传播流传的意思,音很好理解,指一种动作,耳朵可以接收到它。”

    说着,大儿在竹板上敲击出了一段打击乐。

    “就像刚刚的曲子,也可以叫做传播给你们耳朵里的精神力量。”

    “你们把我当做是光明天使,我却和你们大家都是一样的普通存在,我来自你们不知道的海外,可以叫我外海人,由于航难落在此地,不同其他人,遇到了你们大家,是你们大家拯救了我,给了我二次的生命,特别感谢野子细心的照顾。”

    台下野族人自然会窃窃私语议论纷纷,不过,最起码这光明天使还是有一些值得他们崇拜的魔术的。

    “叶归音社,这本书,构思很简单,有真人真事,也有作者幻想的未来,想做好一件事情,并不简单何况是把陌生人组合起来呢。”

    “无利益挂钩,没有名望,要做好,也会是很长久的一些事情。”

    “你们总是问我,有没有神明,这个答案很复杂,我可以告诉你们,有智慧的人类也叫做智人,先行者。”

    “就像叶归音社里的这些人一样,他们也是所谓的先行者。至于这先行者会不会就是最早死掉的那一批人,这个不得而知。”

    “为了更好的生存,为了更好的食物,财务,伴侣,一切的一切都似乎那样的自然。”

    大儿说完,用木棒敲击了一下竹板,微笑着继续讲。

    “讲一个话题外的故事,流沙。”

    大儿说着,缓缓起身,把竹筒里装好的沙子慢慢的往台下倒去,石沙并没有出现飞散的情况,而是笔直的往另外一个竹筒中掉落,可以说,有一些小神奇,这也是其他人做不到的,所谓的魔术。

    “你们猜一猜,从刚刚的落沙到完结放入另外一个容器中需要花费多少的时间。”

    “其实,每个生物都拥有一个沙漏,有属于他们独特的时间归属感,也就是所谓的死亡。”

    “很多时候,你总是想紧紧的握紧沙子,当然,你们现在可以试着握着你们身旁竹筒中的沙子,感觉一下这种感觉。”

    其实,很多野族人并非没有握紧过沙子,只是被大儿这么一讲,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什么事情。

    “越想握紧,越感觉无力,这好比是生命,很多时候都无法选择自己的生命会在什么时候结束,这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让大家不必在乎生命,反而是一种豁达与对死亡的坦然自若。”

    “沙漏只是一种比喻,每个人的经历不同,阅历不同,地域不同,那沙漏里装的沙子也会不同。”

    “刚刚像大家展示的竹筒里的沙粒,并不是随处可见普通的沙粒,而是一种类似于金沙的存在,金钱的由来已久,其中这个金字,是一种货币的代名词。”

    大儿也没有太多的废话,喝了口水,继续讲今天的内容。

    “一些我写在竹板上的文字是记录现在我的生活,也算是一种草稿,虽然也丢了许多,那却并不是什么神明的指示,而是一位播音梦爱好者,写的关于声音的一些个趣事儿。”

    “声音可以表达出很多种情绪,不同的文字,交给不同人去诉说,会衍生出更多不同的意义。”

    “打一个比方。我今天很开心,我要吃饭了,一会儿再和你去看海。”

    “这句话,在你心情好的时候讲,会是一种语速欢快带着些许跳跃的激动心情。小女孩说出来,会带着些许的调皮,妇女说出来,会带着不可思议的惊讶,这都是一种不同的感觉。”

    “若是心情沮丧,那就会更加的丰富一些。语速冷漠,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带着些许的抱怨与不满,愤怒与阴冷。”

    “文字,播音,情绪,这三者真的很重要。”

    “那么,播音是一种媒介,他可以作为文字与情绪溶剂,用播音的方式传达给听到声音的人们,或许会带去安慰又或许会带去感同身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