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她与白玫瑰

第3章(1/4)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3

    暴躁

    时间线再次回到当天的宴会现场。

    江延灼当时独自离开后,径直走到花园的角落,点燃一根烟。烟雾缭绕里,烟头的火星忽明忽灭,烟草味弥漫开来。花园的灯盏不多,黑暗之中,少年的面孔在火星的微光中,隐隐约约地看不真切。

    冷菁宜讲完她该讲的,走到花园后门之后,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

    周边总算没有人了。冷菁宜方才还笑着的眉眼和勾起的唇角,在一瞬间便消失殆尽。

    空气里有刺鼻的烟草味道,冷菁宜不喜欢,皱了皱眉。她回眸,这才发现,周边其实还站着个人。

    江延灼脸孔在暗处,冷菁宜看不真切,只有烟头的火星忽明忽灭。她其实对这个看不清面孔的少年没什么兴趣,直到少年从黑暗处走出来,冷菁宜突然觉得非常熟悉。

    “……是你。”冷菁宜轻轻开口。

    江延灼眉毛一挑:“——我们见过?”

    京腔浓郁,耳钻在微光下闪烁。

    冷菁宜这才发现说错了话,毕竟自己现在是冷兮芮,对面的表现一看就是原先不认识她的:“——没见过。不好意思,是我认错人了。”

    江延灼低头,看着冷菁宜淡淡的神色,已经与刚才讲话时分明是两副脸孔。

    树顶上装的灯盏光色是白兮兮的,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她的发顶和侧脸,头发眉毛乌黑,睫毛在下眼睑有阴影,茶色的瞳仁通透。气质冷冷的,生人勿进的气场,以她为圆心,覆盖半径为三米的圆。

    很清冷的长相,苍白的皮肤和血红的眼尾有一种碰撞的视觉冲击感。漂亮是漂亮,脸上表情是寡淡的,但却还混杂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厌恶感。

    他突然有一种,很想让她难堪和痛苦的恶意。

    江延灼嘴角不明显地勾了勾:“冷兮芮?”

    “恩。怎么了。”冷菁宜回答。

    “什么怎么了,你说这怎么回事儿啊。”江延灼哂笑,语气明显地带着点儿慢吞吞的恶劣:“冷家二小姐,怎么就死而复生了?”

    江大少爷讲话一如既往的一针见血,顺便杀个人诛个心。江延灼右耳那颗金红色耳钻,此时在光影下闪闪发亮,有一瞬刚好刺了冷菁宜的眼睛。

    啧。

    冷菁宜反应很快,只是微微皱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能是有什么误会。”

    她说完正欲转身离开,江延灼一把攥紧了她的左手手腕。

    冷菁宜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个部位刚好是昨天纹身的地方,根本没长好,只是有个蝴蝶的痕迹罢了。

    强烈的痛感令她整个人僵硬,她吃痛地呜咽了一声,而对面根本不放开,语气还饶有兴致:“怎么了?这么疼?”

    “你放开。”冷菁宜后背一阵冷汗,她甚至能感觉到血珠正从她的伤口处一滴滴往外溢。她的语气渐渐弱下去,右手指尖微微颤抖。

    江延灼笑了一声,松开他的手腕,略带调侃道:“既然这么疼的话,还特意去纹这个干什么啊,小姑娘?”

    疯子。

    变态。

    冷菁宜几乎是在江延灼松开她手腕的同时,抬起右手狠狠扇了过去,语气生冷又暴躁:“闭嘴。”

    正正好好打在江延灼脖颈与下颌线交界的那个伤口处。很巧的是,那也是昨天才有的,一个未痊愈的伤痕。

    冷菁宜提起裙摆就往正厅跑去。

    她觉得之前对这个人的印象,是她人生中看人最不准确的一次。昨天她还以为他桀骜又勇敢,甚至有些钦佩他的顽强。现在看来,此人大多精神不太正常,要么就是有暴力倾向。

    冷菁宜又想了想,觉得大概是两者兼有。

    花园里黑暗处的少年静默数秒,抬起手摸了摸自己脖颈的位置,突然饶有兴致地嗤了一声,语气带笑。

    “操。没看出来啊小姑娘。”

    “——脾气还挺暴躁。”

    ……

    冷菁宜在那天之后,在家没什么事,也懒得动,纹身也刚好在恢复期。除了一日三餐,就一个人待在小房间里做题目。来京城之前她特意关注了一下这边的题型,和她之前做的卷子差异还是比较大的。光是总分这一块儿,江苏卷480分,京城卷750分,这两者的差异不言而喻。

    冷家宅院里,除了林管家很偶尔地会关心一下冷菁宜,其他的佣人多多少少都爱背后说点杂碎闲话,即便面上都喊她一声二小姐。不过冷菁宜从来不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