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唐残

第1014章 征师屯广武(下(2/2)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是羸弱危卵覆灭在即;这怎么能不叫人绝望亦然呢?至少已经货到了十载的他,不想再看到这可悲可恨的一幕了。

    然而,眼见白发苍苍的他一杯接一杯的喝掉了大半壶的药酒;却除了醉眼朦胧和口舌发麻之外,居然没有多少困意和其他的不适。感觉小腹越发的鼓胀,他不由终于有些回过味来,而不由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推门对着外间悲声怒斥道:

    “是那个混账东西,把老夫的忘生酒给换了。。”

    “还请老大人保重身体啊!就当是为我辈求一条活路吧!”

    然后,就见他的儿孙和子侄辈们,已然在廊下跪倒了一片而参差不齐的喊起来;然后一拥而上将头昏脑涨的郑昌图架起来,送到一间专门清理过铁器和硬物的房间里,仔细的看护起来。

    而在城北西汉辞赋家扬雄故宅旧址上,身为大唐吏部尚书、同平章事的韦昭度;也毫无体面而像是困兽一般的,被家人捆绑在了床榻上而口犹自哀声叫骂不止。因为在此之前他不断想尽办法的寻死以为殉国。

    作为“城南韦杜,离天五尺”韦氏的最后一位宰相,也是第十八位宰相,出身京兆韦氏西眷平齐公房,又是前代宰相韦保衡堂侄的他,简直不可以想象自己落入贼军之后所遭遇的下场。

    所以他一度想要佩剑自裁,然而却发现这把装饰精美的仪剑根本没开封;然后准备挂梁自缢,却因为所用布帛质量太差,直接被他吃的肥壮的体重给扯断掉下来;

    想要跳水自溺,结果发现池塘里正当是枯水之期,而只有一层浸水的沼泥而已;想要放火自焚却因为准备好的柴碳被漏雨打湿了,没能点起火头反而烟滚滚的把他给熏得受不住逃出来。。。

    于是他想要吞金自绝,然而能够找到的金指环却是过大了些,含在嘴里根本没法下咽。最后惊动了妻女苦苦相求,然后由他儿子指使着家人,将其给捆绑在床上才算停下了这场寻死的闹剧。。

    然而他口还在断断续续一边流泪一边的叫骂着:

    “不知大义的妇人孺子”

    “你们这是要坏我臣节啊!!”

    “就让我为国殉难,青史留名一二啊!!!”

    而此时此刻待在内城行在边上,被称为学士院/东阁里的六馆大学士、尚书左仆射杜让能,却是静静的看着一份已经的降表。口轻轻吟诵着一首杜氏前人的诗: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

    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当然了,作为“城南韦杜,离天五尺”的另一极,他就没有韦昭度那种慨然赴死的巨恶心了。道理也很简单,因为他早就听说了作为杜氏分家和旁支子弟,已经有多人在那太平大都督府下效力;

    因此无论怎么清算他们这些旧朝遗臣,杜氏门第和家名都不怕没有在新朝崛起的会和前途。所以他觉得自己还可以想办法活下去;然后给这些后辈子弟们提供一些为政经验上的帮助,换取自己子孙后世改换门第的会才是。

    而在一片越来越近的喧闹,最终变成激烈的砸门声;重病不起的门下右仆射、同平章事、判度支使;人称度支宰相的两朝老臣裴澈;也在一片大小便失禁的恶臭弥漫和惊惧、恐慌的表情当,昏沉沉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此外,在城的内城附近;又有尚书郎、知制诰,拜书舍人徐彦若,则是带领了一群西川节衙的属官人等,成片跪倒在了门大开的节衙前庭外,捧着各种书簿账册牍,就等待着前来接收的太平军的最终发落和处置。

    与此同时,身为门下右仆射通兵部尚书张浚;则是在府邸当聚集了一群家将部曲,与邻近的神策右护军尉西门君遂汇合做一处;冲杀过了一片混乱的街市,而从东门就近逃进了子城而去。

    作为尚未遭到太平军直接攻打的子城当,陆陆续续相继逃散一空的行在里,唯一的清净地所在。鸾台殿内,唯一陪伴在唐僖宗的,就剩下跟随者塔路走到现在的孟才人,如今新晋的孟贵妃了。

    ps:主要说我自己在qq阅读订阅的章节里也看不到留言啊,你们那么是这样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