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片刻欢愉[ABO]

第40章 第 40 章(1/1)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40

    陆心愉提着一锅鸡汤敲门,等待了许久却无人应门。

    不得已只能用指纹开锁,房门一开便是铺天盖地的酒气,屋内和昨天他离开时差不多,唯一的变化便是多了几支空酒瓶、桌上新增了一堆香烟烟灰。

    秦刻就屈身睡在沙发上,还穿着昨天的黑色卫衣,周身没有盖任何毯子或者被子;他面色不自然地酡红,额角布满了汗液,他弯腰抱着一个相框,陆心愉走上前去,才发现这是他们结婚那天拍的照片。

    “秦刻?秦刻?”

    沙发上的人毫无知觉,陆心愉将手搭上额头,才发现他烧得厉害。

    秦刻牢牢抱紧相框,绷带上又隐隐约约渗出了血。陆心愉想先把相框拿走,检查他的伤势,却发现那双明明无法用力的手握得很紧,完全掰不动分毫。

    “秦刻!你先松手!”

    陆心愉的音量不自觉大了些,秦刻倒是迷迷糊糊睁了眼睛,看清眼前的人后,他再不顾手中的相框,倾身紧紧抱住了陆心愉。

    “宝宝……今天的梦,好真实啊……”

    陆心愉被拥入一个滚烫的怀抱,空气中松木味的信息素因为高烧的原因,肆无忌惮地扩散,与陆心愉自身的omega信息素相互交融,纠缠。

    “唔……”

    陆心愉刚刚想张嘴反驳,一个炙热的吻就在此时印上了他柔软的唇,那条侵入他领地的舌头带着不寻常的高温,连理智都逐渐被剥夺……陆心愉被吻到缺氧,刚被放开一秒,便不得不大口喘气呼吸,搂着他的那个男人,一下一下啄着他的唇、他的脸、他的眼,仿佛一秒都舍不得浪费。

    “宝宝……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男人呢喃着亲吻,陆心愉的脑袋早就乱成了一团,他在最后一点理智被吞噬殆尽之前,用尽全身力气挣脱了男人的怀抱。

    “秦刻!我不是许季庭!”

    陆心愉的声音带着颤,沙发上的alpha却只是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宝宝?心愉?为什么梦里的你,也对我这么凶了……”

    两年来,虽然秦刻常常纠缠过他,亦向他说了无数次对不起,然而陆心愉都选择视而不见。可是这两天,他再不能逃避,陆心愉必须承认,他没有办法对这样的秦刻做到无动于衷。

    秦刻显然不清醒,陆心愉想要送他去医院,可当他一靠近秦刻,对方就一股脑的拦腰抱住他,嘴里嘟囔着不要走。

    无奈之际,陆心愉只得将秦刻哄到床上去,一沾上床,秦刻立马昏睡过去。陆心愉趁机为他的手换了绷带,伤口愈合的很慢,并且有发炎的趋势。他翻出从医院配药的口袋,发现除了昨天他看着秦刻吞的那粒,之后秦刻竟完全没有吃过任何药。

    厨房和餐桌也和昨天他来时一样,看样子秦刻除了喝了几瓶酒,什么食物都没吃过。

    陆心愉心底说不出的难过,但更多的情绪是生气,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和秦刻赛跑,明明他已经决定要往前看不回头了,秦刻却甩着血淋林的手追上了他,用着苦肉计拖住他不让他继续走。

    他完全可以事不关己地离开,也可以直接打电话给秦适,毕竟秦家不会真的不管秦刻的。可当他回头看床上的男人时,想起曾经秦刻多么意气奋发的样子,现在却皱着眉蜷着被子,生活得一团乱,心里一阵阵抽痛。这不是秦刻应该有的样子,这不是他认识的秦刻应该的模样。

    两年前,陆心愉得知真相是便觉得参不透秦刻,而现在,他更看不清了。

    眼前这个情根深种的男人,真的是那个伤他至深秦刻吗?

    所幸,家里的药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