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巴山剑场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打铁人(1/2)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年关将至。

    将要过年的人们喜欢杀鸡宰羊,但没有人想要在这段时间里杀人。

    过年了,谁都想过得安稳一些。

    就算是那些在刀头上舔血的江湖人物,在过年的时候,也总是想要过一些平静的日子。

    尤其他们若是有家人的话。

    很多江湖人物初到长陵这种雄城的时候,都没有想过要成家立业。

    但过了很多年,他们还活着的时候,便不可避免的会有家人。

    因为越是在惊涛骇浪之呆了久了,就越是会感到疲惫,就越是希望有人能够在自己无力的时候陪伴在身边。

    哪怕那个人什么都做不了。

    但陪伴,却会让他们觉得心安,会觉得以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很多人年少的时候最不喜欢安稳,他们很讨厌父辈那种一成不变的安稳生活,他们甚至唾弃那种安稳。

    很多人和家闹得并不愉快,然后某一天头也不回的逃离了出生的村庄。

    然而很多年之后,可笑的是,他们往往发现原来他们闯荡了很久,拼杀了很久,最终想要的,却就是那种安稳。

    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花无百日红,人无再少年。

    很多年后,离开时的村寨都未必还在,更不用说已经错过的人和事。

    越是觉得自己很多时候愚蠢和荒唐,越是到了醒悟的一刻,便越是需要能够给自己带来心灵慰藉的人。

    千金难买心的安宁。

    夜枭换了数辆马车,他确定整个长陵城都没有人再可能知晓他今日的行踪,他最终进入了一个小院。

    这个小院里有一名很有书卷气的女子等着他。

    她一看见他就笑。

    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喜才能绽放的笑容。

    那种思念一个人,终于看到一个人的时候才能绽放的笑容。

    这种笑容,足以消融一切寒意,足以让寒冬变得如春日般温暖。

    她是一名很寻常的女子。

    她长得并不算十分美丽,然而知书达理,且善良。

    夜枭身边的女子很多,甚至有数名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甚至形影不离的女子

    。

    很多人都觉得他若是动情,爱上的一定是那些人之的一个。

    然而只有真正到了夜枭这样地位的人才会明白,一个人在腥风血雨的世界穿行太久,他便厌倦那个世界本身。

    他和他身边的一切都不够安全。

    他看着这名笑容温暖,让他心境安宁的女子,心所想的是,若是有朝一日他死了,那这名女子也应该可以好好的活着。

    ……

    赵地比秦地更冷。

    在长陵浓霜时,赵地已经下了一场大雪。

    道路积雪,车辆难行,时至年关,便没有人再愿意出远门。

    某一个小镇外,道路上的积雪已经深及膝盖,除了偶尔见到些狗爪印之外,已经许久没有车痕,也没有行人的踪迹。

    一片素白的天地里,远处的道间,却是来了一名旅人。

    这人身穿着厚厚的袍子,持着一根木杖。

    木杖的顶端,系着一个葫芦。

    厚厚的袍子缝制的很粗糙,木杖上系着的葫芦很大,葫芦口不断沁出浓烈的酒香。

    这是烈酒。

    给人的感觉,那这人也必定是一名面相粗豪的豪客。

    然而近到眼前时,小镇人却发现这人面相温雅,像是一名私塾先生。

    这人很有礼,他也不和小镇好奇打量他的人说话,却是微笑颔首为礼。

    他也不问路,只是静静的听着风传来的声音。

    他走入了小镇之,走入了一个不起眼的打铁铺。

    打铁铺里温暖如春。

    还有人在打铁。

    风声和火光呼啸,让这人的眼瞳里也渐渐燃起了火光。

    “赵剑炉?”

    他看着打铁的那人的背影,问道。

    此时寒冬腊月,那人却是赤裸着上身,浑身都在流汗。

    汗水被惊人的热力又蒸干,在他身外化为白雾缭绕。

    “有何事?”

    打铁声继续,很有奇妙的韵律,打铁之人的声音传来,是年轻人的声音,伴随着沉重的喘息。

    “我来自邯郸。”

    这名持着木杖的外乡人走上前几步,他接着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